俄罗斯为何退出《开放天空条约》

  12月18日,俄罗斯外交部发布公告,宣布自当日起正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

俄外交部表示,俄方是被迫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美国应承担全部责任,美国单方面破坏条约的真实目的就是挑起“军备竞赛”。

俄罗斯此次宣布正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是对之前美国“毁约”的正式回应。 毁约  《开放天空条约》于1992年签署,2002年生效,先后共计有34个国家签署了这一条约。

按规定,条约缔约国可对彼此领土进行非武装方式的空中侦察,以检查其执行国际武器控制条约的情况,执行空中侦察的飞机可配备照相设备、雷达等,但是不得携带武器。 这一条约是冷战结束后俄罗斯与北约大部分国家间的一个重要信任措施,有助于提升相互之间的军事透明度,从而有效降低冲突的风险。 条约签署后,俄罗斯是所有缔约国中被进行观测任务数量最多的国家,各缔约国在俄方领土上共计进行了1580次侦察。   随着美国战略重心转移,这份条约被美国认为是束缚其军事能力的一个羁绊。

2020年5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指责俄罗斯违反《开放天空条约》,美国国务院随即向条约其他缔约国通报退约决定。

同年11月22日,美国正式退出条约。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不得不也退出这一条约作为对等回应。

尽管如此,俄罗斯外交部在公告中还是表示,条约过去富有成效的实施表明,它是缔约国之间加强信任和安全的良好工具,并为客观、公正地评估参与国的军事潜力和军事活动创造了更多机会。

但是,条约最终成为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作为应对措施,俄罗斯外交部明确表示,“西方同行早就应该意识到一点,如果不考虑俄罗斯及其盟国的安全利益,西方无法保障自身的安全。 我们总是能够找出有效的应对办法,最好的办法还是进行具有建设性的合作,一同巩固欧洲和全球安全,包括仰仗《开放天空条约》实施多年来富有成果的合作经验。

”今年年初,俄罗斯军方发言人表示,在最终退出《开放天空条约》之后,俄军两架图-214ON飞机将会被安装各种特殊侦察设备,以便用于执行侦察任务。

这是俄罗斯在侦察手段上所采取的最直接的应对措施。 障碍  实际上,《开放天空条约》在美俄两国间的废止近年来已有苗头,尤其是美国一方的出尔反尔和无端指责,造成双方在侦察设备、侦察路线和侦察时机等问题上出现了不少分歧,导致《开放天空条约》的履行面临重重困难。   一方面,美国近年来对俄方的履约飞行屡屡设置障碍。

2016年,美国拒绝为俄方观察飞机提供足够数量的中间机场。

2017年,美国又取消了设在罗宾斯和埃尔斯沃斯的机组成员夜间休息站。 2018年,美国军方以俄军图-214侦察机上安装的新型电子光学相机不符合条约规定,而长期拒绝其入境。

  不仅如此,美国国务院还在其声明中指责俄方存在违约行为:一是俄方限制在加里宁格勒、莫斯科以及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接壤地区的10公里范围内实施观察飞行;二是俄方指定使用位于克里米亚的机场进行加油,用以彰显对克里米亚的主权;三是2019年,俄方拒绝美国和加拿大提出的对俄军“中部-2019”战略演习进行观察飞行的申请。   另一方面,美俄双方在侦察飞行的具体实施上呈现出明显的不对等。

据统计,美国对俄罗斯的观察次数是俄罗斯对美国观察次数的3倍。

2002年-2016年,美国在俄罗斯领空总计实施了196架次的观察飞行。 而同期,俄罗斯在美国领空仅实施了71架次观察飞行。   即便如此,俄罗斯对《开放天空条约》的存在价值仍给予充分的肯定。 即使在今年年初宣布启动退出该条约的国内程序时,俄罗斯也表示,如果美方重返条约,俄方愿意叫停退约程序,对挽救这一条约表现出极大的诚意。

但是5月27日,美国拜登政府正式宣布将不会重返《开放天空条约》。 俄罗斯外交部对美国政府在两国元首会晤前夕发表不重返该条约的通报表示失望,称华盛顿错过了又一次为加强欧洲安全作出贡献的机会。

  与此同时,俄罗斯向其余的缔约国提出,希望他们遵守义务,保证不把在俄罗斯领土上空进行观察飞行时获得的数据传输给美国。

但是这一要求没有得到直接回复,这种局面对于俄方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因为这等于所有的北约成员国仍然有机会观察俄罗斯领土,而北约之首的美国领土则对俄罗斯封闭。

  “美国以牵强附会的理由退出《开放天空条约》,此举实际打破了缔约国在签署条约时达成的利益平衡,对条约实施造成严重阻碍,导致其无法充分起到加强互信和安全的作用。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表示,俄罗斯尽最大的努力挽救该条约,指望西方国家会采取建设性的态度,但在华盛顿退出条约且不履行接受观察飞行的义务之后,条约破裂的趋势已变得不可逆转。 影响  应该说,美俄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受影响最大的是欧洲国家。

对于欧洲来说,《开放天空条约》不仅是一个建立信任和减少冲突危险的措施,更是一个鼓励欧洲国家之间加强合作,建立一个新欧洲的象征。 因此,美国的“毁约退群”首先影响的就是北约欧洲成员国的安全信心。   2020年5月22日,北约欧洲成员国表示对美国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计划感到不安。 比利时、捷克、芬兰、法国、德国、意大利、卢森堡、荷兰等欧洲10国发布联合声明称,《开放天空条约》是信任建立框架至关重要的部分,旨在提高跨欧洲-大西洋区域的透明度,改善这一区域的安全形势,对华盛顿退出这一条约表示遗憾。   《开放天空条约》的废止虽然是国际军控领域的一大损失,但并不意味着国际军控的完全失效。 一方面,从本质上来看,《开放天空条约》并不是军控条约,而是一个避免军备竞赛的国际性条约。

正如俄罗斯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德米特里·特列宁表示,“不同于《中导条约》或《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开放天空条约》从来都不是军备控制的关键要素。 即使这一条约全面废止,依然还有别的军控机制在发挥着作用。 ”  另一方面,从效果上来看,《开放天空条约》体现的是传统安全领域的战略互信。 随着侦察卫星等技术手段的进步,相互“开放天空”的象征意义已经大于实际意义。 尤其是俄方认为,在当前现代军事技术不断发展的情况下,军备控制包含的内容应更加广泛,而不仅限于传统的核武器需要列入军控清单,还有先进的非核武器系统,如高超声速导弹、网络战武器、人工智能技术以及太空武器系统等。 在这种情况下,原来军控条约所规定的对核武器量化指标的关注,已经显得不再那么重要。

  但是,缘于美国无端毁约而最终被美俄双方废止的《开放天空条约》依然是美国单边主义盛行的一个侧影。 长期以来,美国固守冷战思维,奉行“美国优先”,接连“毁约退群”,对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产生了严重的消极影响。

作者 adminp4m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