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国际 娱乐 教育 新闻 财经 体育 科技
  • 首页
  • 军事
  • 国际
  • 娱乐
  • 教育
  • 新闻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让运动和健康变得简单

    让喜欢体育的用户快速正规买球APP下载效率!

    科技

    你的位置:乐鱼平台app|乐鱼app下载 > 科技 > 大洗牌!疫情下这个行业的人有多绝望?","type":"0","vid":"b0042k81s1m

    大洗牌!疫情下这个行业的人有多绝望?","type":"0","vid":"b0042k81s1m

    发布日期:2022-06-23 05:42    点击次数:69

    点击观看《一次远行》第三集片段。

    如今,世界范围内的新冠疫情似乎已进入常态化,持续增长着的确诊数字和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为每个人的生活蒙上了一层阴影。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下,各行各业都免不了受到影响,而旅游业正首当其冲。

    5位中国留学青年,16个月跨国拍摄,系列纪录片《一次远行》记录了这些身处美国蒙大拿、以色列特拉维夫、美国纽约、法国巴黎、德国莱比锡的中国年轻人的留学故事。疫情之下,每个人都在艰难营生,身处异国他乡的留学生们又是如何度过这段漫长无期的日子?

    第三集的主人公,在巴黎开了一家旅游公司,他叫董永晟。

    “如果用一种动物去形容你,你会选择什么?”

    “独角仙。独角仙这种昆虫破茧的时间特别长,要在土里待一年。它还是陆地上承压能力最强的昆虫,可以承受自己体重850倍的重量,我觉得跟我挺像,破茧了以后就浑身铠甲。”董永晟说。

    董永晟在法国巴黎开了一家旅行社。

    本科毕业后,他来到了法国巴黎第十三大学学习旅游管理专业,并于2016年与友人在这座城市创办了旅行社。

    永晟的创业之路一直顺风顺水。政策扶持,贵人相助,短短三年时间,他的公司就开始协助中国外文局,参与了中法全球治理论坛的相关接待任务。

    他一边翻着记录公司发展历程的文化册,一边喃喃道:“这些是我们的客户,这是姚明先生的家庭,这是一年两季时装周,一年一度戛纳电影节,这是华为的团建,网易的团建。”

    在顶峰时期,旅行社的营业额直冲两千万欧元。

    但这都是疫情发生之前的事了。

    2019年,是董永晟的旅游事业发展的高峰期。彼时的他壮志满怀,一边筹办着本年度的业务,一边为下一年的几个高级访问团做着规划。

    然而自2020年新冠疫情在欧洲全面爆发,当地旅游业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凛冬。法国作为世界第一旅游目的地,其旅游业一个月的损失超过一百亿欧元,从业者一片哀鸿。

    永晟也不例外。中法两国边境频频封锁,来自国内的客源被切断,跨国旅游难上加难,原本风生水起的旅行社也陷入困局。

    他不是没有做出过努力。

    疫情后,董永晟开始从巴黎当地的旅游业务中寻求机会。但不巧的是,谈完合作的第二天,就赶上了法国的全境“封城”。

    这场瘟疫对旅游业的冲击,不只体现在客观环境的变化上。“整个模式都变了”,永晟神色憔悴地说,“疫情真的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都更注重线上,这导致了我们这个行业的极速陨落”。

    无法预测的前景让永晟的努力都化为了泡影,旅行社最终还是因入不敷出被迫关停。

    “那是我最抑郁的时候,就是每天待在家里面,谁的信息我也不回,电话我也不会看,就放在那里,反正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边,很迷茫。”

    前女友也不堪重负,决定与他分手。爱情的幻灭,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永晟的生活一下子跌入谷底。不太喝酒的他甚至尝试用酒精排解悲伤,可效果甚微。

    “失眠的时候,我就自己出去走走。比如说今天我给自己定,我要走到人民医院,我就从家里边出发,但走着走着就会路过自己以前住过的地方。我会拍一张照片,然后继续陷入回忆之中。”

    多重打击之下,曾经那个开朗且幽默,会在欧洲华语导游大赛上模仿德加的芭蕾舞女、引得台下观众哈哈大笑的董永晟,已经不见了。那时,他把自己圈禁在只有一个人的公寓里,困在思维的死胡同里,去追究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

    旅行社停业后,曾经的合作伙伴们纷纷回国,董永晟只身一人留在巴黎。

    回忆起最初来到法国,他曾为了挣旅游的路费在餐厅打工,“一个晚上要洗2000个盘子,洗到两个手全都过敏,手上被刀叉划伤三四十处,洗到最后比洗碗机洗得还快”。

    “还有一天去倒垃圾,突然下起了大雨,我浑身淋湿,就在那个时候我妈发了一条信息给我,说累了就回家吧。这时候雨突然停了,天上出现了一道彩虹。”永晟说,在看到彩虹的那一刻,他热泪盈眶,告诉妈妈“不行,我还不能回去,因为我给自己定的目标还没有达成”。

    眼下,永晟的创业之路被迫斩断,此时定下的目标也还没实现,回家还是不回?他一度陷入矛盾。想留下继续追梦,可未来遥遥无期;想回家,又不得不考虑回国的压力。“之前几次回国的时候,感觉自己跟社会就脱节了。朋友叫我出去,我还在拿现金支付,我完全不懂。还有国内的一些思考的方向、思维模式,自己完全跟不上了。”

    落寞、迷茫、思乡,复杂的情绪氤氲在永晟的心头,他拿起吉他,吟唱着达达乐队的《南方》:“我住在巴黎,难得这些天许多雨水,夜晚听见窗外的雨声,让我想起了南方,想起从前待在南方......”

    这几天巴黎多雨,像极了董永晟南方的故乡,也像极了他湿漉漉的心。

    好在他遇到了现在的爱人。

    持续的阴郁,让永晟对周遭的一切都丧失了信心,“在认识她之前,我甚至都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我觉得不会有女生再接受我了”。她的到来仿佛是永晟至暗时刻的一道光。

    “我很感谢能够遇见她”,谈起女友,永晟眼里满是温柔。

    他们的相遇很神奇,在互联网结识的他们,最开始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后来却突然发现两人在多年之前就已经互相关注了,还给对方点过赞。机缘巧合之下,这两个同处异国他乡的人,很快陷入了爱河。

    “我有时候感觉她就是派来拯救我的。我把我的情况都跟她说了,她说没关系,说了我的工作上的困境,她说没关系,她对我有信心。”

    在女友的开导与陪伴下,永晟决定留在巴黎,也开始琢磨着转行。他四处寻觅机会,寻找新的可能。

    在一次偶然的拍摄中,他拍的照片受到了大家的好评,永晟动了心。“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我拍照挺好看的,愿意找我去拍,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肯定。”虽然他之前只把摄影当作爱好,但眼下,他决定抓住一切可能,试着转行做摄影。

    永晟并不以“摄影师”自居,每每被问起职业,他总是谦虚地笑笑,说道“我就是个照相的”。他知道自己离专业的摄影师还有距离,决定通过实践不断强化自己的技能。

    摄影师和旅游行业类似,在发展初期都要拼口碑,只能靠一次又一次的积累。永晟就这样怀着初学者的心态,兢兢业业地对待每一次拍摄。

    但在一次韩餐馆广告的拍摄中,意想不到的“霉运”又找上了他。

    结束了一天忙碌的拍摄后,永晟回到家翻看一天的成果,却怎么也无法在储存卡里找到白天拍的片子。他又急又恼,忍不住自言自语道“怎么了,我去,怎么不见了?怎么是零个项目啊?这怎么也是空的?”

    片子不见了。永晟尝试了各种办法去恢复储存卡内容,却都不奏效。无奈之下,他怀着歉意和羞愧,拨通了店主的电话,小心翼翼地向对方说明了原委。

    好在对方通情达理没有追究,与他约好了重新拍摄的时间。

    第二次来到韩餐馆时,永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老板许诺:“我今天来重新拍一下,我要比昨天拍得还好”。

    为了防止意外再次发生,永晟再三确认着相机里的片子。顺利拍摄完毕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就是成年人的生活”。

    得知董永晟现在正在做摄影,之前的朋友找到了他,邀他合伙做儿童摄影的生意。两人约好一起去看看新的摄影工作室。

    想着动物园附近会有更多孩子,他们把地址选在了距离巴黎动物园只有五分钟车程的巴黎郊区。这套房子有两层,虽宽敞,却有些破败,离一个完美的工作室还有很大的差距。

    永晟和朋友粗浅地计算了一下,影棚设备、电动窗、中央空调,把该添置的添置、该修缮的修缮,再乱七八糟一改,差不多小十万欧元就没了。

    永晟心里一凉。旅行社的前车让他此时如履薄冰,变得尤为谨慎和犹豫。“疫情创业很累,危机根本无法预测。实在是没有资金和精力去试错了。”

    永晟回到了旅行社在巴黎的旧址。

    他望向大厦楼下曾张贴过自己公司招牌的铭牌,默默叹气,“当时这里贴的就是我们的公司,2019年我们搬到了这里,现在都变了,都变完了”。说着说着,他发现周围的几个友邻工作室也已几经易主,“对面之前是个房车俱乐部和做时装周拍照的,现在也都没了”。

    永晟走进工作室,看着这熟悉的一切陷入沉思。两三年的时间恍若隔世,如今已经物是人非了。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事一下子又涌进了他的脑海:当年的自己就这么坐在这里,应该是这个姿势,拍了一张照片,特别喜欢。

    “和我有同样故事的人很多,我们只是其中一个。那时不管是旅行社还是导游,开超市、开餐馆、学习如何炒股,干什么的都有,我们可以用‘度过’这个词,就是让自己‘度过’这段时期。”

    可惜,很多人和事都没能“度过”去。

    “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永晟说,“路走不通的时候,还有其他的路可以走,总好过你停在那儿。停在那里的话,就永远到不了”。

    永晟决定继续摄影工作室的事业。他想先把工作室装修好,然后和动物园谈谈合作,为小朋友们提供拍摄服务。

    其实早在疫情开始之前,永晟就和旅行社的合作伙伴们商议过,将传统的旅游业务进行升级,加入旅拍等更为多元的板块。而现在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能实现他真正想做的事——旅拍。

    永晟明白终有一天旅游业会回归的,开办摄影工作室不仅可以为他带来一些收入,也能为以后的发展多积累一些经验。他希望等旅游业真正回归的时候,自己也已经做足了准备。

    然而,永晟还是没能如愿。由于疫情的扩散,新开的摄影工作室再次面临停业。

    永晟告诉我们,就在几周前,他卖掉了自己来法国后买的第一台车,那是一台标志508,伴随他走过了自己的创业时期,“最开始我就用那台车接待一些学生,或者小型的家庭游。我的旅行社就是这样开始的。我这算是和所有青春的回忆说了拜拜”。

    在纪录片的最后,永晟和女友一起来到海边散心。女友劝他对着大海喊“一切都会好的,我能行”,算是发泄,也给自己鼓劲儿。

    永晟没有回应。一切会变好吗?他不知道。

    永晟说,在开旅行社时他有一个习惯,自己去到哪儿都会随身带个本子,方便记录一些旅游景点和好的酒店。这个本子上还写着他的导游词:“大家好,我是你们今天的导游董永晟,其实我的名字非常好记,大家知道七仙女与董永的故事吧,我爸觉得我应该比他更好一些,所以给我加了一个晟字,大家叫我董导就好”。

    董导,董导,实在是久违了。

    法国的疫情仍在蔓延,但是期待在未来的某个艳阳天,疫情已经散去,董导能再次迎来他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

    第4019期

    视频 | 腾讯视频纪录片《一次远行》

    编辑 | 蔡蔡 高歌

    出品 | 腾讯新闻